•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大公國際:多管齊下化解地方國企債務風險,守住系統性底線不放松

    2021年04月15日 17:00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永煤違約事件之后,國企債務違約問題引起監管部門的密切關注,尤其是對地方國企債務風險處置和防范給予了高度重視。在此情況下,國務院國資委于近日發布《關于加強地方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從完善監測預警機制、分類管控資產負債率、開展債券全生命周期管理、依法處置違約風險、規范債務資金用途等八個方面,指導地方國資委進一步加強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工作。這是專門針對地方國企債務風險防控的第一份政策文件,短期來看,可以有效防范化解企業重大債務風險,提振整個債券市場信心;長期來看,有利于金融系統的穩定性,守住不引發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第一,充分認識當前加強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的重要性。《指導意見》首先強調了加強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的重要意義,其一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重要舉措;其二是維護金融市場穩定和地區經濟平穩運行的客觀需要;其三是落實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推動國有企業加快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特別強調各地方國資委要充分認識當前加強地方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的重要性、緊迫性,不得惡意逃廢債,努力維護國有企業良好市場信譽和金融市場穩定。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從政治站位的高度,增強地方政府的責任意識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實現企地和諧發展,應當樹立“一盤棋”思想。

      2020年連續發生的地方國企違約事件,降低了投資者的信心,提高了債券市場融資難度和成本,進一步加劇市場信用風險,引發市場關于“逃廢債”的擔憂,導致國企信用債被恐慌性拋售,河南、河北等地方國有企業及鋼鐵、煤炭等國企融資受到極大抑制,至今也沒有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市場融資功能受到直接沖擊。2021年我國面臨的外部環境也愈加復雜,更需要維持穩定的內部環境。因此必須從政治站位的高度,增強地方政府的責任意識,明確地方政府是屬地風險處置和維穩第一責任人,樹立企地和諧發展“一盤棋”的思想,在這個大前提下維護區域金融市場的穩定。

      第二,完善債務風險監測預警機制,精準識別高風險企業。《指導意見》對各地方國資委提出了建立監測預警機制的要求,核心原則是“早識別、早預警、早應對”:“早識別”是指通過建立地方國有企業債務風險量化評估機制,綜合債務水平、負債結構、盈利能力、現金保障、資產質量和隱性債務等,對企業債務風險進行精準識別;“早預警”是指將債務風險突出的企業納入重點管控范圍,采取特別管控措施;“早應對”是指督促企業“一企一策”制定債務風險處置工作方案,確保穩妥化解債務風險。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構建完善的政府債務風險識別和預警機制,可以一定程度避免風險的傳導和疊加。

      黑天鵝事件之所以破壞力巨大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發生完全超出了市場的預期,市場沒有對風險提前做出識別和預警。永煤違約事件就屬于“超預期”違約,并引發一系列市場震動,永煤違約發生后的7個工作日,共有53支債券取消發行,涉及金額合計達到437.3億元,多支煤炭企業的債券二級市場價格最大跌幅超過20%,對于區域和行業的負面影響至今仍未完全化解。因此“早識別、早預警、早應對”可以有效提高債務風險管控工作的前瞻性,一方面地方政府可以對區域內企業債務風險做到“心中有數”,不斷完善債務風險管控長效機制建設;另一方面為政府及時采取措施化解債務風險爭取時間,一定程度避免風險的傳導和疊加。

      第三,分類管控資產負債率,保持合理債務水平。《指導意見》強調應對高負債企業實施負債規模和資產負債率雙約束,推動高負債企業資產負債率盡快回歸合理水平,根據財務承受能力科學確定投資規模,從源頭上防范債務風險。同時加強對企業隱性債務的管控,限制權益類永續債的比例、嚴控企業相互擔保等捆綁式融資行為。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高負債、高投資和擔保風險是近年來企業債券違約的重要特征,對癥下藥才能打好國企“提質增效”攻堅戰。

      2020年新增29家違約企業中,有超過18家違約企業存在高負債、高投資或擔保風險特征。適當的投資活動有助于企業實現長期的發展目標,超過承受能力的激進投資則往往適得其反。投資激進往往導致企業資本支出大幅上升、舉債和借新償舊頻繁、短期債務加速上升,加劇企業債務結構失衡和資金鏈斷裂的風險。擔保圈是我國經濟轉型條件下出現的一種特殊經濟形式,在經濟上行期,企業互保可以迅速擴大企業申請貸款范圍;一旦經濟環境惡化,進入下行期,企業財務陷入困境,擔保鏈危機凸顯。任何一家企業出現經營異常,將會直接影響對其擔保企業,增加其債務償還規模和資金流動性,甚至延伸到區域外,引發更多企業資金鏈斷裂,極易形成區域性金融風險。2017年以來,國有企業打響提質增效攻堅戰,通過開展降杠桿等一系列工作,有效遏制了國企高負債增長的勢頭,但2020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多重因素的影響,地方國企資產負債率呈現上升趨勢,因此,管控資產負債率、科學確定投資規模和嚴控互保擔保,一方面可以幫助企業主動調整債務水平和債務結構,另一方面可以減少企業內部和企業之間的風險傳染,降低區域風險。

      第四,開展債券全生命周期管理,重點防控債券違約。《指導意見》認為各地方國資委要把防范地方國有企業債券違約,作為債務風險管控的重中之重。嚴禁欺詐發行債券、虛假披露信息、操縱市場價格等違法違規行為,對于按期兌付確有困難的,通過債券展期、置換等方式主動化解風險,也可借鑒央企信用保障基金模式,按照市場化、法治化方式妥善化解風險。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隨著違約事件的不斷增多,應不斷完善市場化法制化處置債券風險手段,推動債券市場的高質量發展。

      近年來,我國債券市場迅速發展,信用債發行規模不斷擴大,2018-2020年我國信用債發行金額分別為11.44萬億元、14.58萬億元和19.08萬億元。隨著債券發行規模的不斷提升,債券風險事件也不斷增多,2018-2020年我國信用債違約金額分別為1,207.77億元、1,501.19億元和1,697.02億元,違約金額不斷上升,尤其是國有企業違約增加明顯。與2019年相比,從新增違約主體數量來看,2020年地方國企違約7家,違約占比上升9.85%;從新增違約金額來看,2020年地方國有企業違約金額232.65億元,同比增加125.67%。部分地方國企由于所在行業出現滯漲、經營不善、外部支持不強等問題,現金流面臨巨大壓力,弱資質國有企業違約風險持續暴露。在違約常態化背景下,2020年上清所和深交所分別完成了首單債券置換業務,為處置債券風險提供了新手段;中國國新聯合37家央企組建了千億級的信用保障基金,隨后河北省等多個省市也相繼設立省級信用保障基金,按照“有限救助、應急保障、風險可控、市場運作”原則對基金進行運作管理,表明常態化、規范化、市場化的債券風險化解機制正在逐步建立。

      第五,依法處置債券違約風險,嚴禁惡意逃廢債行為。《指導意見》強調對于已經發生債券違約的通過盤活土地、出售股權等方式補充資金,積極主動與各方債權人溝通協調,努力達成和解方案,同時要努力挽回市場信心,防止發生風險踩踏和外溢。對于已無力化解風險、確需破產的要督促企業依法合規履行破產程序,保障債權人、投資人合法利益。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嚴厲打擊逃廢債是當前重塑市場信心的有效手段,破產為輔、和解為主可以更好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截至2020年底,我國已完成處置的債券76只,僅占違約債券只數的15.38%;已完成處置的債券金額344.34億元,占違約金額總量的8.06%,這些都反映出我國違約債券求償的困境。為提升違約主體相關債券的處置效率、保護投資者權益,政府陸續出臺多項政策從信息披露、職責與義務、處置效率等方面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其一,在處置機制方面不斷嘗試,2020年西王集團債務司法和解涉及130多億元,是國內涉及資產及債務規模最大的和解方案,也是國內首例依托司法和解程序集中化解大規模違約債券風險的案例。與資產重組和破產清算相比,一方面司法和解具有避免產生大量訴訟費用、減少司法程序時間、談判更易達成協議等特點;另一方面,使債務人擺脫了經濟困難、避免破產,從而維護社會正常交易秩序,兼顧債權人利益與社會利益。其二,在保護投資者權益方面加大力度,2021年1月15日,銀保監會、發改委、央行及證監會聯合發布《關于印發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工作規程的通知》,明確打擊逃廢金融債務的要求,對于拒不采取糾正措施的逃廢金融債務企業將實施懲戒措施。

      第六,規范債務資金用途,確保投入主業實業。《指導意見》指出各地方國資委要加強地方國有企業債務融資資金用途管控,督促企業將籌集的資金及時高效投放到戰略安全、產業引領、國計民生、公共服務等關鍵領域和重要行業,原則上要確保投資項目的回報率高于資金成本,切實發揮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作用。嚴禁資金空轉、脫實向虛,嚴禁挪用資金、違規套利。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防止國有企業過度融資應充分發揮地方政府的作用,切實加強對實體經濟的扶持和金融領域的監管。

      脫實向虛是指企業脫離再生產和社會消費,在流通領域從事投機活動和內部循環,制造價格泡沫以實現“錢生錢”的目的。目前還存在一個問題,就是企業資產負債表擴表的速度遠超過其收入、利潤增長的速度,這使得風險加劇。切實發揮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是我國改革和發展中的一項緊迫任務,地方政府可以從兩方面發揮作用,其一,營造有利于實體經濟發展的營商環境,正確引導經濟發展;其二建立企業重大資金支出監管機制,引導好金融資金的流向,杜絕過度金融投機,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

      第七,全面推動國企深化改革,有效增強抗風險能力。《指導意見》指出各地方國資委要堅決貫徹落實國企改革三年行動要求,立足地方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長效機制建設,督促指導企業通過全面深化改革破解風險難題。加快推進國有經濟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不斷增強自主創新能力、市場核心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國有企業改革一直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要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生存下來,獲得持續的發展動力,必須依靠產品的不斷創新,提升產品的品質和品牌影響力。

      2021-2025年是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計劃時期,是“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也是應對風險挑戰的五年規劃。在經濟方面,我國提出了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新格局的出現將帶來新的發展機會,技術先導是企業持續發展的保證。在這個大形勢之下,企業更需要打磨好“內功”,要靠改進、創新、提高產品的質量,來換取增量。從近幾年的違約事件來看,汽車制造、工業機械、機動車設備等企業的違約大多與技術產品落后,行業競爭力下降有密切關系,缺乏自主創新意識的企業將被市場淘汰。從抗風險能力來看,龍頭企業抗風險能力較強,資源將進一步向龍頭企業集中。長期來看,不重視產品的質量、忽視產品的技術研發,僅僅依靠蠻生長方式是很難獲得持續的生存空間,部分弱國企所在行業將面臨重新洗牌的新格局。

      第八,發揮監管合力,完善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工作體系。《意見》指出要把加強地方國有企業債務風險管控作為一項系統性工程,完善監管體系,發揮監管合力,筑牢風險底線。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防范和化解地方國有企業債務風險是一項涉及事前、事中和事后的復雜系統性工程,任重而道遠。2020年《中國金融穩定報告》中對于積極化解大型企業風險,提出要從持續深化企業改革、分類施策化解風險、拓寬不良資產處置渠道、建立健全多元化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充分發揮債委會作用和完善企業破產法律體系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綜合以上分析,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指導意見》的出臺,將對債市產生積極的影響。一方面,從市場發展來看,有利于防止地方國企無序違約,增強市場信心。地方國企債券無論在數量還是金額上都在整個非金融企業債券市場中居于重要地位,地方國企債務違約將影響整個市場投資者信心,文件中并沒有支持債券剛性兌付,但是強調了風險的有序釋放,并對逃廢債等行為嚴厲禁止,維護了債券市場正常的運行機制,有利于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另一方面,從企業質量來看,指導企業通過改革謀發展,切實提高抗風險能力。提高企業競爭力是化解債務風險的根本,是國有企業落實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加快實現高質量發展、實現2035年遠景規劃的必要前提。地方國企應當聚焦主業實業,通過技術創新和成果轉化持續提高市場競爭優勢,通過調整債務結構保持合理健康的債務水平,從而推動債券市場高質量發展。

      進入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著重強調了“完善金融風險處置工作機制,壓實各方責任,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金融機構要堅守服務實體經濟的本分。”地方國企超預期違約事件及其連鎖反應,深刻暴露了當前國有企業風險防范機制及應對機制中仍存在的缺陷,市場各方均應從自身角度出發,完善信用風險評估和預警機制。信用評級機構承擔著向市場及時揭示債務主體及債務工具信用風險的重大職責,在取消強制評級的發展趨勢下,評級機構更應當提升評級結果的前瞻性,完善信用風險監測和預警體系;評級機構也要在評級過程中不斷創造新的評價模式和服務模式,滿足不同風險偏好的投資者對風險收益的需求,推動信用評級行業更好服務于債券市場健康發展的大局、更好服務于地方國企債務風險管控的需求、更好服務于政府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職能,在新征程中展現評級行業的新擔當和新作為。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 涂文婕)

    (責任編輯:馬常艷)

    大公國際:多管齊下化解地方國企債務風險,守住系統性底線不放松

    2021-04-15 17:00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余下全文
    欧美高清aⅴ电影在线观看-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5g影院